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辩论知识

辩论中常见的两难问题

2020年02月14日700乔炳然

辩论中常见的两难问题

  1.需解两难

  简述:

  在政策题里面大家经常需要证明一个政策是“值得推行的”,其中一个必要的部分就是需求性,即现在的社会存在怎样的弊端。而且不仅要证明这个弊端存在,还要证明它具有很大的危害性,大到需要考虑推行政策来解决。但是这就常常会遇到一个问题——当你把需求性描绘得骇人听闻闻风丧胆胆战心惊惊天动地地动山摇之后,对面问了一句:

  “既然您方自己说这危害这么大,那您方这措施怎么解决呢?”

  你看,前面自己挖的大坑,这会儿又要你自己往里跳,是挺难受的吧。这就是需解两难

  举例:

  “商业代孕应该/不应该合法化”

  Z:当今中国不孕不育的夫妇有xxxxx对,问题十分严重特别广泛,亟待解决。

  F:那您方开放了商业代孕,这个市场能解决多少人的问题?

  Z:……

  F:所以您方也不知道到底能解决多少,好处根本无法达成。

  分析:

  出现这种问题的原因主要在于两个方面:

  一是对于需求性理解错误,需求性的证明不仅需要数量还需要重要性、严重程度等方面的综合论述,单纯地堆叠数量自然会被对方质疑,但是如果能够凸显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和严重程度,就能够在论证需求性的同时避免给自己后续工作增加不必要的负担。

  二是对于自己的政策究竟面向哪些群体,究竟能够解决怎样的问题认识不清。我们制定一个政策能够(大概)帮助多少人,增加多少的社会福祉,要实事求是地去做实,而不能贪大求全,最后却在对方的质疑之下,连自己提出的问题解决不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2.根解两难

  简述:

  在政策辩中,我们需要论证的除了需求性还有根属性,即“现状下的弊端无法自行解决”。但是,大家往往就会论证成“这个东西本身很难解决”,从而当你论证这个弊端难以解决难到无力回天回天乏术的时候,解决力就会受到对方的质疑:

  “刚刚你自己都说它很难解决,为什么你这个政策就很好用捏?”

  你看,又一个大坑,我坑我自己。

  举例:

  “当今中国应该/不应该大幅开放能源市场”

  Z:当前我国能源短缺,xxxx等几个地方的资源的产出量和当前的市场都不足以供应当前中国的产业需求。

  F:那为什么开放了之后就能解决呢,既然现在都没办法解决,开放了市场又有多大的用处呢?

  Z:……

  分析:

  还是两个原因:

  一是对于根属性概念的内涵理解不够,根属性不是单纯指“弊害难以解决”而是当前有一些原因,导致弊害不能自发解决,常见的比如市场失灵呀、政府失灵呀、法律缺陷呀……而这些就不会和我们的政策解决效果产生冲突,却恰恰能为我们将要推出的政策而改善。

  二是对于解决力的作用机理没有具体的了解。我们的政策和当前的社会现状有哪些不同,避免了哪些误区,从而能产生不一样的效果?把这个问题想清楚了,根属性就会成为一块垫脚石而不是两难的绊脚石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