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原创辩论稿

入戏太深是演员之喜一辩稿【第二版】

2020年03月26日810

辩论稿

  谢谢主席,问候在场各位。

  杜牧当年途经石崇旧居,见昔日繁华化作满目疮痍,不禁长叹“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而当我读到这诗句,却会在脑海中浮现出一抹身影自高楼一跃而下,义无反顾,“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悲痛婉转的唱腔在耳边久久盘旋。这便是演员带给世界的光亮。酸甜苦辣,戏剧间浓缩着人间百般滋味,演员将灵魂融入角色,观众也在一颦一笑间获得共鸣。入戏,即是指这种互通互融的状态,而“太深”,我方可坦然承认,就是一种极致的情况,是演员与角色相融相依,甚至分不清戏与现实。我方认为,今天探讨喜或悲应从更诗意的角度看待“入戏”对于演员的意义。

  本文只显示部分辩论稿,如有需要欢迎去辩论稿商城付费查看完整辩论稿!

  辩论稿都是原创,需花费时间精力,需付费8元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